造船業去產能調查:江浙船企接單只為“活著”

2016-03-31 11:27:00    中海重工    1339    轉貼

3月24日,香港尖沙咀皇家太平洋酒店。


熔盛重工幾乎所有股東就170多億債轉股方案投下贊成票。這一舉動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博鰲論壇上推動債轉股的表態正好合拍。


在航運業形勢進一步下探后,中國造船業今年將面臨更大考驗。以造船完工量、新承接船訂單和手持訂單三大指標計算,去年中國造船完工量與2009年相當,新接訂單僅有2013年的一半不到,手持訂單更是快跌到2006年的水平。


今年前兩月全行業新接接單大幅下滑75.1%,形勢更為嚴峻。過去不到兩年時間內,國內一大批造船企業陷入經營困難,其中STX大連、五洲船廠、明德重工、舜天造船等先后進入了破產程序。


還在艱難支撐的企業中,一些也可能會在今年倒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3月采訪了解到,多地造船企業新接訂單繼續減少,整個江蘇前兩月僅有兩家船廠收到訂單。包括國有企業在內,一些業內知名的造船企業正在考慮裁員,部分船廠已經發生勞資摩擦。


未來還有會有造船企業可能面臨破產,有多少企業能像熔盛重工一樣用上債轉股這道“續命金牌”?答案并不樂觀:銀行出于法律限制和控制風險的考慮難以大范圍推開債轉股,一些造船企業本身規模技術水平和合法合規經營也存在問題。


用工需求普遍萎縮


鎮、揚兩地的人對潤揚大橋再熟悉不過。這一交通要道將長江南北兩岸的鎮江和揚州相連,是觀察江蘇境內長江中段船廠的絕佳位置——從大橋上朝任何一個方向望去,都能看到一排排密集的龍門吊沿江而立。


其中大橋北岸的揚州及儀征知名船廠布局更為密集。儀征朝著距離揚州更近的區域建立了儀征經濟技術開發區,包括舜天造船、國裕船廠、金陵船廠等多家船廠都布局在此,而揚州李典開發區則有大洋造船、廣進船業等。


處于風口浪尖的是2月剛剛宣布進入破產重整的舜天造船。這家公司是江蘇國資委下屬江蘇國信的三級子公司,2月的公告讓它成為A股首家宣布破產的國有船企。


3月初的一天,記者來到舜天船廠,正好趕上船廠中午放工。上午11點半,上百號身著藍色工服帶著安全帽的工人陸陸續續從廠區出來,趕著回家午飯。


看起來似乎一切如常。但在舜天的工人生活區,記者見到的王明已經在廠外干等了一個多月。1月份就已經回家過節的王先生,為舜天的一家外包隊工作,但直到3月初仍然沒有收到召集開工的消息。


舜天共有十多個外包隊。往年市場形勢好的時候,船企用工需求旺盛,采用外包隊補充勞動力的做法非常普遍。但今年王明問外包隊的負責人,得到的回復是“沒事可干”。


舜天造船去年一年沒有收到新增訂單,目前僅剩下幾條更早前訂下的6.4萬載重噸散貨船在建。于是目前僅有正式合同工被允許繼續在廠里工作,外包隊不得進入。


“去年開始就沒有給我們續保險,進廠區的門禁卡也收走了,所以來這么久一直進不去。”王先生解釋。


為什么不去其他船廠試試?舜天隔壁就是國裕船廠,但這家民營背景的船廠去年就已經發不出工資,兩家船廠的工人互相知根知底。


王先生曾經考慮過去金陵船廠干活。這家南京的老牌國營船廠是長航集團旗下的造船骨干企業,其儀征的廠區就在舜天上游十公里的北岸。


然而內部消息傳出,這家老牌船廠用工需求也在萎縮。“去年上半年車間活就不多,下半年活更少。”一位在車間做管道的內部人士透露。另一位江蘇造船行業的資深人士也證實稱金陵可能考慮裁員,側面證實其也面臨困境。


順著長江而下來到潤揚大橋另一側,同在江北的揚州大洋造船也在醞釀裁員。大洋造船是江蘇太平洋造船集團旗下的兩大船廠之一(另一家是浙江造船)。多位員工向記者證實,其2014年的十三薪直到今年3月才發放完畢。


太平洋造船的母公司春和集團近期資金鏈已經非常緊張。根據春和集團發布的公告,其去年前三季度負債超過129億元,賬面流動性已經基本枯竭。


為了減少開支,很多員工被安排待崗,從春節放假回家后就再也沒有接到過上班通知。3月6日的又一輪討薪后,船廠正式宣布對仍有勞動合同的員工采用輪崗制度:在崗員工的工資正常發放,而輪崗員工則按照揚州市最低的1770元月工資標準安置。


大洋將以減少開支的方式換來工廠正常運轉,而有工可開的舜天廠工們對拖欠工資一樣不滿。


“日子極其難過,”另一家知名民營造船企業的老板私下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吐苦水,“我們也是在苦苦支撐”。


這家企業盡管目前仍然有手持訂單,但由于市場形勢去年已經有所縮水,正在考慮裁減三分之一的員工。和舜天、大洋、金陵等一樣,這家企業也入圍了工信部“白名單”。


接單,為了活著


龍頭船企尚且如此。


在去年新承接訂單和手持訂單雙降的基礎上,今年前兩月江蘇造船企業的接單形勢進一步惡化。江蘇經信委數據顯示,前兩月的新接訂單同比大幅下滑95.9%,僅有揚州和儀征兩家船廠共承接到7艘新訂單。


浙江船企規模偏小,情況也不樂觀。浙江經信委本月的數據顯示,去年浙江全省完工船舶量下降3.74%,新接訂單559.1萬載重噸,同比下降28%。


浙江省造船工程學會秘書長陳達西去年對浙江全省的主要船廠狀況做過調查。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目前學會能關注考察的對象只剩下金海重工、長宏、揚帆、洋山、歐華、半島、萬邦、中歐等少數企業,“像樣的屈指可數”。


很多企業空有產能,但早已無法維持正常經營。以全國船舶造修業重鎮之一的舟山為例,陳達西介紹,舟山統計規模以上造船企業有50家,只有25家有手持訂單,去年拿到新接訂單的只有19家。


揚子江船業是江浙為數不多還能維持盈利的造船企業之一,其去年實現盈利25億人民幣,手持訂單可保證船廠一直到2018年仍有開工,但也不乏隱憂——揚子江去年歸屬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滑了29%,新接訂單也減少比14年也有所減少。


客觀的因素是,全球造船市場的新接訂單驟降。Clarkson數據顯示,去年全球新造船訂單僅有1306艘,相比前年2162艘減少了40%。


同樣的因素也影響了其他江浙造船企業。事實上,在2013年船舶市場短暫復蘇時,江蘇造船業曾經抓住過機會--當年江蘇造船完工量、新接訂單、手持訂單都有上升,當年出口的船舶占到了全球的1/5。


但今年市場遠不能與2013年相提并論。揚子江的對策是接更高價格的船——其去年新接集裝箱船大幅增加了160%,此外還接下了2艘LNG船和2艘大型液化氣運輸船,價格相對低的散貨船明顯減少。


這樣的接單策略讓其去年新接船訂單合同金額達到22.5億美元,僅次于2013年。不過也有內部員工不以為然:“其實揚子江也沒有多少選擇,為了活下去什么船都可能接”。


符合債轉股條件者不多


早已停工的熔盛重工率先找到了解決辦法——一批債權銀行已經愿意接受債轉股的方案成為其股東,141.08億新股中已有129億股得到12家債權銀行的認購意向。


盡管這一案例受到廣泛關注,資本市場和政策觀察人士都一致認為,除非是相關法規和政策進行修改,債轉股不可能成為去產能和解決企業困境的主要手段。


熟悉相關政策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銀監會對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一直是有要求的,但一旦風險權重上升到一定程度,就會拖累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導致銀行開展其他業務受限。


按照《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商業銀行被動持有工商企業股權的風險權重被規定為400%,是銀行對一般企業債權風險權重的4倍。


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3月16日明確表示,債轉股方案正在研究之中,需要經過一系列制度設計和技術準備才能推開。


不過即使是決策層為了債轉股方案可能對相關法規進行調整,不少分析都認為,銀行也只會選擇那些仍然有市場競爭力,或是在業內可推動整合的企業進行債轉股。


熔盛重工自然符合這一條件,其600萬噸的年生產能力、4個大型船塢等設備在業內都屬于佼佼者。而已經進入破產程序的明德重工、江蘇東方重工、五洲造船以及舜天造船等,盡管技術上都得到認可(入圍工信部“白名單”),但在產能、設施等方面則存在一定差距。


一些造船企業尤其民營船企的內部治理也存在問題,未必能滿足銀行的要求。當船廠陷入困境經營權被迫轉移后,原先控制人治下被掩蓋的問題便可能暴露出來。


比如偷稅漏稅。按照《破產法》清償順序,企業所欠稅款僅次于職工的工資勞保。上海一位破產法律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從以往破產企業案例來看,不管是什么行業的企業,如果企業被查出以前有偷稅漏稅,都需要進行補繳。


這對于接盤方來說,意味著更高的成本。熟悉江蘇造船業情況的行業資深人士對記者坦承,民營造船企業中有偷稅漏稅的并不鮮見。


一些企業甚至直接違反合同。一家江蘇國有背景的船企多條散貨船被船東拒收,其內部員工向記者透露,原因是船東訂造時要求進口發動機,結果被替換為成本低得多的國產發動機,導致試航時出現一系列問題。


而即便是熔盛,銀行接受債轉股也只是權宜之計。按照《商業銀行法》,商業銀行因質押等原因取得的企業不動產或股權應在兩年內予以處分,否則銀行持有的企業股權性質將發生變化——對于非被動持有或非政策原因持有的企業股權,風險權重將從400%上升到1250%。


船企紓困路徑不一


一些民營船企正在尋求國資背景的企業的支持。


比如大洋造船。記者看到的一份內部紀要顯示,大洋造船已經聯合進出口行上海分行、進出口行江蘇分行、蘇美達、中集暫時組成新公司,考慮采取船舶租賃的方式解決公司造船融資問題。


這一做法與舜天船舶目前的操作一致。舜天去年開始將生產的散貨船等出租,換來持續的現金收入。舜天今年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后,管理人方面也建議繼續履行保險合同以獲得租金,用于員工薪資發放。


針對合同工人,目前舜天暫未提出裁員計劃。據前述內部紀要顯示,大洋造船可能會保留1000人。記者先后聯系蘇美達和太平洋造船求證未果,但一位大洋內部員工證實目前蘇美達是重組談判的關鍵。蘇美達是中國機械工業集團的下屬企業,業務涉及紡織、大宗商品、機電、光伏、船舶等多個行業。


和大洋的股東春和集團相比,蘇美達信用情況良好。蘇美達去年10月、11月和今年1月分別發行了三期中期票據,共融資5億元。其目前的信用評級為AA+。


春和集團計劃繼續出售資產緩解流動性緊張。其去年將旗下優質資產太平洋海工的部分股權出售給中集集團旗下的企業,中集也是國資背景。


南通也有一些企業自發地提出成立聯盟,希望減少行業內耗,避免價格戰,但與實現合并重整消化產能還有很大距離。


對企業來說,最壞的結果已經擺在面前——進入最終的破產清算階段,仍然無人接盤。曾經國內第四大的STX大連破產重整失敗后去年3月進入破產清算,最初管理人以六家公司打包的方式進行拍賣,連續三次流拍,不得不將資產打散分批拍賣。


但直到上個月,STX大連僅僅拍賣出數艘船、一座龍門吊以及其他配套設備,其中最好的一艘VLOC成交價也不過1.1億(大幅折價),與240億的債務相比杯水車薪。



企業郵箱
大香蕉色偷拍自怕亚洲在线视频,亚洲另类欧美日本,国产亚洲制服免视频 亚洲自国产拍偷拍,